守备佈阵次数开始减少 球队开发新防守战术

photo (8)Bwin北京时间2018年3月21日报道,随著美国棒球数据资料过去20、30年来的建置累积,以及2015年大联盟高阶追踪系统Statcast的安装启用,加上应用数据分析结果于球场上的思维已然为全联盟30支球队采纳,「守备佈阵」(Defensive Shift)在近10年快速发展为美国职棒的显学。 守备佈阵指的是有别于棒球传统守备位置分佈的防守阵势安排,一般来说多用在内野手身上,针对打击型态特别鲜明的打者,做出能创造最高守备机率的防守佈局。比如说当极端拉打型的左手重抱打者上场,守备端就可以把游击手或三垒手调到右半边,减少该打者以拉打击出安打的机会。就算打者改变惯用打击方式,利用对方摆守备佈阵而露出的左半边大洞,试图製造安打上垒,对防守端来说,守备佈阵的目标也已达成,因为他们让以拉打为主要破坏威胁的强打者,放弃最有效率的进攻模式,送这种强打者一个一垒垒包,并不是太大的牺牲。 近年这波守备佈阵浪潮的起源,大概可追溯到10年前左右,当时很多球队已经会针对强拉型的左打抱手,如欧提兹(David Ortiz)和霍华德(Ryan Howard)等人,进行加强内野右半边的守备佈阵,而这些球队中又以怪诞教头麦登(Joe Maddon)领军的光芒,以及同属小市场的酿酒人,扮演主要先驱者的角色。根据棒球数据公司《Baseball Info Solution》的资料库,直到2009年大联盟才出现至少是21世纪首次的「对右打守备佈阵」,当时费城人面对擅长暴力拉打的资深右打谢菲尔德(Gary Sheffield),将三名内野手移防左半边,摆出那时候几乎没有人在大联盟赛场上看过的防守阵型。 进入2010年代,愈来愈多球队愿意采纳数据呈现的结果,根据不同打者的习性,把内野手安排在球最可能被打向的位置。据《Baseball Info Solution》的资料,2011年,大联盟一整年出现2350次守备佈阵,这个数字到2016年竟暴增到28130次,中间每一个赛季的成长率都超过34.8%。光芒、酿酒人不再是独树一帜的球队,其他队伍很快在短短五年间跟上守备佈阵的潮流,这也是为什么守备佈阵已被视为美国职棒界的显学。 不过正当大家以为守备佈阵的发展只会愈来愈蓬勃,各队似乎会无止境地使用不同守备佈阵的同时,2017年全联盟守备佈阵的次数竟然停止成长,而且还些微地下滑,从2016年的28130次,减少到26705次,下降5%。如此演变跟2011到2016年间动辄40%、50%、甚至90%的涨幅,实在有著剧烈的差异。好像2016年的28130次守备佈阵,已经达到了不能再高的巅峰值。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形,最可能的原因之一应该是各队开始发现内野守备佈阵的效果,还是有其极限,若使用太多,反而会出现反效果,古人所说的「物极必反」确实不假。2010到2017年,大联盟打者在有守备佈阵的情况下,用拉打击出滚地球的打击率,分别为.127、.101、.110、.099、.117、.124、.135、.138,可见五、六年前当守备佈阵次数快速成长时,这样的技策确实能有效抑制拉打滚地球形成安打的机率,但来到所有球队都大量采取守备佈阵的近三年,类似的防守佈局效果就没有那么显著。 其二,自从守备佈阵变成显学后,长时间下来,有许多原本是拉打型的球员开始调整改变,学习成为能善用整座球场、无论拉打推打都能製造破坏、将打击死角减到最少的打者。小熊总管艾普斯坦(Theo Epstein)就曾说:「守备佈阵的风险是,打者会进化成比没有守备佈阵时更好的打者。守备佈阵露出的另一边漏洞,等于是鼓励已经不错的打者学习怎么成为更全面的打者。」 再者,面对愈来愈多的内野守备佈阵,许多教练团和打者想出的另一个技策是:尽量把球往上打。我们甚至可以说,内野守备佈阵是造成近年「飞球革命」、「提高击球仰角风潮」的主要动能之一。2011年面对守备佈阵时,大联盟打者的滚地球与飞球比为1.9、滚地球率为53.2%、飞球率为28.4%;来到2017年,这些数字分别变成1.3、44.7%、33.5%。 除了把愈来愈多球往天空打,很多打者在对方采取守备佈阵时,亦有意识地把球推打至反方向。2010年大联盟打者面对守备佈阵所击出的平飞球和飞球中,有31.5%是拉打、30.6%是推打,这两个数字过了七个球季,分别变为25.8%和33.4%,可以明显看出拉打的平飞球及飞球减少,推打的数量增加。上述提到的各种理由与现象,都是可能造成守备佈阵次数在2016年达到顶峰,并于去年些微下降的原因。 总是走在数据应用和调度谋略尖端的麦登,似乎也早就嗅到内野守备佈阵并非「数大就是美」的道理。2016年他督军的小熊防守表现极佳,製造出局的效率值为1950年以降最优,但当季他们执行守备佈阵的次数却只有399次,为全联盟最低;去年,即便小熊的防守表现不若2016赛季,但他们的守备佈阵次数依然为全联盟最少,只有302次。 看到这裡各位或许会想知道,那守备佈阵或进阶防守调度的未来走向会是如何?这个问题亦是多数大联盟球队正在思考、进行尝试、争取领先业界的领域。而这两年已有球队开始尝试且还不曾被普及过的罕见策略,是「外野守备佈阵」。 大联盟最早的外野守备佈阵,最早可追溯到1954年,当时辛辛那提红腿队(Cincinnati Redlegs)的总教练泰柏兹(Birdie Tebbetts),为了不让红雀名人堂球星穆希尔(Stan Musial)敲出外野长打,便把一名内野手调往外野,摆出平均分佈的「四人外野」阵型。四人平均分佈的外野可说是外野守备佈阵最典型的例子,目的是大幅减少强打者击出远程安打的机率,即便让内野门户大开也在所不惜。2007年,不畏惧尝试各种新颖战略的麦登,就曾在面对时任印地安人中心打者的左打重抱海夫纳(Travis Hafner)时,安排四人外野;后来在离开光芒前,麦登亦曾对托米(Jim Thome)和欧提兹等著名抱手采取类似的谋略,可谓近代四人外野佈阵的先驱。 不过由于外野幅员辽阔、飞球落点远比滚地球更难预测、过去关于外野飞球的数据资料不若现在齐全、以及选手在外野跑动与定位的追踪不易等原因,加上某些外野守备佈阵失败的风险很大,一次出错可能就得掉两个垒包以上,因此外野守备佈阵在以前几乎很少成为教练团的选项,深怕出了什么差错,因而沦为球迷的笑柄或评论家的众矢之的。但这两年自从有了很齐全的外野球点资料、Statcast追踪系统的数据、以及强大的分析团队做后盾,大联盟各队愈来愈愿意实验外野守备佈阵的想法。 2016年,太空人对上极少把飞球拉到右外野的海盗左打者波兰柯(Gregory Polanco),就把三名外野手全部往左侧拉动大概10公尺左右的距离;2017年,响尾蛇面对同样很少拉打出飞球的落矶右打者勒梅休(DJ LeMahieu),更直接让整个左外野大唱空城计;同年,麦登在对上红人的比赛中,对强打者瓦托(Joey Votto)再摆出他以前用过的四人外野守备佈阵。 除了增加外野手或大幅改变外野手的站位,费城人今年更开始在春训尝试依据场上不同的情境、对方打者不同的特性以及自家守备员的防守能力,在比赛中不断调换左右外野手的位置,试图在每个外野防守机会上,都创造最大化的效益。举例来说,为了把打击亮眼、守备平庸的外野手哈斯金斯(Rhys Hoskins)排进打线,费城人势必得让哈斯金斯守左外野,但当非常擅打左外野强劲平飞球的敌方打者上来时,费城人就可将他与防守较好的右外野手欧泰尔(Aaron Altherr)互换位置,增加由欧泰尔处理球的机会,减少由哈斯金斯面对来球的风险;而如果下一棒打者是强力拉回型的左打,则再将其两名球员调换回原本的守位。这些例子都是联盟各队对防守策略越来越大胆开放的铁证。 很讽刺的是,近年大联盟随著全垒打、三振、保送的大量增加,打进场内的球和守备员的防守机会愈来愈少,防守的重要性和影响力似乎降到了前所未见的历史新低。儘管如此,在所有球队都彻底拥抱科学化经营、思维作法逐渐趋于一致的情况下,想要杀出重围的球队(特别是小市场球队)必然得无所不用其极,不放过各个环节、各个方面,想尽办法从还未受到注意的细节挤出那1%、2%的些微优势,否则对上财力较雄厚的对手,恐怕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对这些球队来说,再小的进步,都是一种胜利。内容由Bwin平台收集并整理:http://www.gusufish.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