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假性先发策略 造就神奇的史坦尼克

photo (13)Bwin北京时间2018年7月9日报道,今年以前,大联盟连续无失分先发场次的纪录为六场,由三位前道奇名投德莱斯戴尔(Don Drysdale,1968年缔造)、郝西瑟(Orel Hershiser,1988年缔造)以及葛兰基(Zack Greinke,2015年缔造)共同保持。不过不说各位可能不知道,这个纪录已经悄悄地在今年六月底被打破,而打破纪录的人,也不是大家第一时间可能会猜想的联盟顶级王牌投手,如韦兰德(Justin Verlander)、薛则(Max Scherzer)、克鲁柏(Corey Kluber)等人。(本文所有数据与资讯皆截至七月五日) 美国时间六月30日,光芒面对太空人的比赛,光芒派出的先发投手史坦尼克(Ryne Stanek)主投一局飙出两次三振、没有失分,随即被换下场。这是史坦尼克连续第七次担任先发投手都没有失分,打破了之前最多的连续六场先发无失分纪录。照理来说,刷新如此难得的纪录应该要被大肆报导一番才对,但只要是有在关注今年大联盟使用「假性先发」的专家、球迷都知道,史坦尼克这次打破连续先发登板无失分的纪录,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实质意义。 这是因为史坦尼克并非我们传统上定义的「先发投手」(starter)。史坦尼克从去年上大联盟至今,一直都被定位为短局数的投手,归类在「牛棚投手」、「后援投手」(reliever)的类别。他一年多的大联盟球涯,单一出赛的投球局数从未超过两局,而他创下纪录的那连续七场先发,其中更只有一次投满两局,合计局数仅9.2局,跟原先纪录保持人六场先发动辄40至50局的无失分投球量相比,根本上不了檯面。因此,史坦尼克无失分的连续七次先发,只是在统计数据定义上、技术上打破纪录,实质内容没有办法跟原先的纪录保持人相提并论。 即便这个新纪录事实上没有乍看之下那么不凡,但过去这个礼拜还是被一些关心光芒假性先发议题的记者、球迷转传分享,而他们的主要目的都是为了凸显出假性先发翻转传统调度、搅乱成绩统计的现象,以及史坦尼克担任假性先发任务的称职表现。 随著过去几年数据化浪潮普遍席卷大联盟,各支球团纷纷引进数据分析团队,在选秀、交易决策、球员培养上皆跟进理性科学化的作法,而过去因走在数据化浪潮尖端而创造佳绩的光芒队(2008年曾靠著低薪高效益的阵容打进世界大赛),昔日享受过的优势来到近年逐渐消失,所以这三、四年来他们开始思考如何在其他球团都还没探索的领域,继续找寻能够创新、创造新效益的契机。而各种非传统的投手调度正是他们积极实验的重要标的。 对于光芒来说,在资金、预算有限的情况下,打破既有的思维模式、游戏规则,是他们在跟其他大市场球队竞争时,夹缝中求生存的不二法门。没有太多传统包袱、受关注度也不高的他们,最大的本钱就是尝试像洋基这种名门球队短时间内不敢贸然实验的大胆调度与作战方式。早先,当数据专家注意到后援投手整体数据比先发投手理想,且先发投手面对打者的轮次愈多、表现就愈差时,光芒是最早一批开始降低先发投手投球局数的球队,如今多支大联盟球队皆已在这方面仿效(所以联盟整体的后援投手人数和出赛频率才会大幅增加),光芒在这块因此不再是最创新的队伍;后来,光芒改变作法,采用偶尔的牛棚车轮战、一场比赛派出两名长中继型投手接力的「双先发」策略等,不断试验、革新投手的调度守则。 今年球季,他们更开始经常性实施所谓的「假性先发」战略:安排一名牛棚投手担任先发,投完一到两局后,再换上真正的先发投手,负担四到六局,最后再换上后援投手收尾比赛。 其实与其称呼这些被安排先发的后援投手是「假性先发」,笔者更喜欢由《大联盟电视网》(MLB Network)资深主持人肯尼(Brian Kenny)两年前就已经取的名称「开赛投手」(opener),因为他们的投球哲学、形式,与传统的「先发投手」已经完全不一样,两者唯一重迭之处只有「都是比赛一开始的开赛投手」而已。肯尼在其三年前的著作《走在前端:一窥棒球革命的内幕》(Ahead of the Curve: Inside the Baseball Revolution)就已经提出开赛投手的想法,而当光芒今年真的确实采行时,肯尼也为自己力推的想法被大联盟球队付诸实现感到非常开心。 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光芒的开赛投手实验,是在五月19号后援投手罗莫(Sergio Romo)进行他11年大联盟生涯第一次先发任务时才启动,但事实上,光芒在四月和五月初就已经让后援投手基崔吉(Andrew Kittrege)担任开赛投手,并在让他投完两局后,再换上真正的先发投手亚布洛(Ryan Yarbrough)。只是这两场奇特的调度都没有引发太大关注,而后来基崔吉还因表现不佳被下放小联盟,所以并没有太多人知道基崔吉比罗莫还要早成为开赛投手的事实。(开赛投手(假性先发)的定义尚不明确,对于牛棚车轮战和双先发比赛中的短局数先发投手,是否也可归类在开赛投手的类别中,还未有定论。本文笔者对于开赛投手的认定是:完成短局数开赛任务后,后面还有长局数先发投手接替投球的投手。) 光芒让罗莫担纲开赛投手后,才比较常态性地采用开赛投手战术,有点政策「扩大试办」的味道(道奇队后来也有一场比赛采开赛投手策略)。接下来,他们让史坦尼克、罗莫、范特斯(Jonny Venters)在有需求的情况下担纲开赛投手,到目前为止,这三人已分别执行了九次、五次和一次的开赛投手任务。 开赛投手背后的基本理论思维是:棒球比赛的第一局其实是高张力的局数(以今年的大联盟整体数据为例,第一局的得分、打击率、进攻指数都是各局数最高的),因为前三棒打者通常都是打线裡进攻能力最好的,如果能让宰制力、三振功夫较好的后援投手,在比赛开局上场压制对方的前三棒打者,这样的话,后面上来的主要先发投手就能够少面对一次对手的前三棒打者,提高主要先发投手在比赛后半段面对这些强打者的解决成功率与信心。 除此之外,假使敌方的打线非常失衡,前三棒、前五棒都是右打或是左打,那派出专门剋右或剋左的后援投手负责先发,让他们在比赛的头一到两局去对付全都是右打或左打的前段棒次,提升使这些打者出局的机率,就显得更顺理成章、有其道理了。举例来说,太空人队的前三棒打者大部分都是史普林格(George Springer)、布莱格曼(Alex Bregman)和亚土维(Jose Altuve),对于这种打线,光芒可以很有自信地派出专门剋右打的罗莫或史坦尼克先发,让他们先对付太空人前三位右打强棒一次,接著再让主要的先发左投亚布洛登板。如此一来,亚布洛便可少对上史普林格、布莱格曼、亚土维等人一次,增加后续解决他们的机会,另一方面,罗莫或史坦尼克在开赛第一局内发挥剋右功力顺利处理掉太空人前三棒右打的成功率,也远比安排亚布洛先发来得高。 非常有趣的是,从五月19号算起,光芒团队的自责分率竟刚好是全大联盟最低的,只有2.78,而且还是这段时间全联盟唯一一支把团队防御率压在3.00以下的队伍。因此有不少球迷开始揣测,光芒的开赛投手战略好像真的有效,帮助他们削减对手的得分。然而事实上,光芒在有使用开赛投手的比赛中,团队自责分率还比使用传统先发投手来得高。 但在目前开赛投手策略执行样本数还不够多的情况下,很难断言这个新的投手调度方式到底是失败还是成功,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光芒队从五月中至今的防御率下降,涉及的因素绝对不止「启用开赛投手(假性先发)」而已。光芒王牌左投史奈尔(Blake Snell)从五月中起投出愈来愈漂亮的投球内容、伤癒归队后的老将伊瓦迪(Nathan Eovaldi)表现稳健、透过交易换来的浪人投手方塔(Wilmer Font)缴出亮眼成绩,以及牛棚发挥的大幅进步(整体ERA从五月19号前的4.63下降到五月19号之后的2.60)等,都是使光芒团队自责分率进步的原因。 而这波开赛投手(假性先发)的现象与议题讨论,也让主角之一史坦尼克的知名度稍有提升。要不是他获得不少假性先发的机会,作为光芒队的牛棚投手,他的天赋跟表现应该不会那么快就获得球界的关注。 虽然从小联盟时期到现在,史坦尼克始终受到控球不理想的问题困扰,过去几个赛季,他的平均每九局保送人次一直在偏高的四上下游走,今年则是达到逼近五的地步,但史坦尼克坐拥的球质、球威实在太过优异,让他就算无法有效稳定掌控球路进垒点,还是能频频解决打者。史坦尼克的直球均速高达98.2英里,在本季404位至少投满20局的投手中,排名高居第四,而且他变化球种(滑球、指叉球)的被打击率皆不及两成。 今年史坦尼克在度过四、五两个况不稳的月份后,状况愈来愈好,整个六月,他担任七次先发投手、三次替比赛收尾的投手和两次中继投手,共15.2局的投球完全没有失分,只被打五支安打外(其中只有一支是长打),还飙出19次三振,投球内容极具说服力。未来光芒如果继续开赛投手的调度手法,相信史坦尼克仍会是他们优先考虑的执行人选。内容由Bwin平台收集并整理:http://www.gusufish.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